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.

Get Adobe Flash player

耕耘者--我心中的胡慶林老人

作者:丁于儉 發布時間:2019/10/14

1571035290643282_large.jpg

我之所以深愛曾國藩的半幅對聯“莫問收獲,但問耕耘”,那是因為胡慶林先生。

我是一加入致公黨就認識他老人家的,地地道道的南京口音,和和氣氣又笑容可掬,殊不知老爺子竟有著很強的原則性。

那時在海州區衛生院活動,不記得是誰領頭反對在活動場所吸煙了,只記得從那時起,老爺子總是到樓下一個角落吸煙,我向來大大咧咧,活動休息時點上一根煙,被胡老抓住,被拖到樓下和他在那個角落噴云吐霧。后來,我一直想找到那個特別的吸煙角,卻因海州的迅猛發展,再也尋它不著了。

胡老有很強的記憶力,大家討論某件事說得不夠確鑿時,他總會準確還原,那是哪年哪月在哪里搞哪個活動時哪位黨員說的。我以為這與老爺子從事郵電工作有關,因為家父和胡老同行,也有同樣的記憶力。

胡老有一個保留節目,即寫出一串數字,讓大家拿著,他再把這串數字流暢的背下來。我知道這不是魔術,而是譯電員的本領:每個漢字都有它對應的數碼,老爺子只要記住那一行漢字,報出數碼是輕而易舉的事情——盡管表演之后胡老也曾自我揭秘,但這個魔術依然是老爺子下次表演的保留節目。

胡老常常展示給大家的是他年輕的心,而我卻在他的眼神里看到父愛。在我看來,之所以有“父愛如山”一說,因為內中包含的是諄諄的叮囑,是責任的托付,也是無聲的疼愛。

胡老對海州支部有著很高的期許,對我也有很多的期待,但我理解極為深刻的是他無聲的“莫問收獲,但問耕耘”。

胡老是不求收獲的耕耘者,是踏踏實實的耕耘者,在我看來,他所收獲的正是海州支部不斷向上的盎然生機。

調往高新支部后的某天,我在路上碰到朱波,他告訴我一個令我震驚到奔潰的消息:胡老病逝!時至今日,我也描摹不出那是怎樣一種撕心裂肺的疼痛!后來得知,老人生病后拒絕支部的同志們前去探望,也許老人只想留給大家他默默耕耘的背影!

每回想起胡老,我總會背誦魯迅《藤野先生》的一段話:“他的照相至今還掛在我北京寓居的東墻上,書桌對面。每當夜間疲倦,正想偷懶時,仰面在燈光中瞥見他的面貌,似乎正要說出抑揚頓挫的話來”,然而我的“寓居”沒有掛胡老的“照相”,他的面貌一直存在我的心里:深褐色的中裝,扶著欄桿,微笑著,卻很有深意的看著我。每當我想偷懶,或者想別出心裁做點投機取巧的事情時,眼前總會浮現胡老的“照相”。

云南11选五5开奖结果